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紀要雖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但可以根據紀要的規定在判決書“本院認為”部分進行充分說理。

紀要在關于公司糾紛案件的審理部分,對于股東出資應否加速到期這一問題進行了明確規定。

一、此類案件無法執行的癥結所在。

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股東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債權人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請求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東在未出資范圍內對公司不能清償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破產、清算情形下加速到期規則。

在股東出資加速到期的問題,目前僅有《企業破產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作出相應的規定?!鍍笠燈撇ā返?5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權人的出資尚未完全履行出資期限的限制”,《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22條第1款規定“公司解散時。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財產。股東尚未繳納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26條和第80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閉飭教醴曬娣睹魅飯娑ü窘肫撇絳蚧蛘囈虢饃⒑蟮那逅慍絳蚴?,股東的出資義務加速到期。

三、非破產、清算情形下加速到期規則。

???? 紀要對于非破產、清算情形下的加速到期進行了2種情況的明確規定:

1.公司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窮盡執行措施無財產可供執行,已具備破產原因,但不申請破產的;

①公司作為債務人,案件已經進入到執行階段;

②無財產可供執行;

③已具備破產原因,但不申請破產的;

存在問題: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標準沒有具體明確?破產的標準?

向法院申請了破產,但法院沒有受理?

2.在公司債務產生后,公司股東(大)會決議或以其他方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

這點容易理解:公司產生債務后,股東本來認繳期限在2020年1月1日,后來延長到2050年1月1日。

相信上述規定的出臺,將使無法追究認繳股東責任的尷尬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債權人的利益會得到進一步的維護。

作者:王俊偉? ? ?老王律師